盒子 东邪西毒版

作者: 爱如指间砂,收录日期:2007-07-08,844次阅读

仙道(独白):很多年之前,我有个名字叫仙道彰,一个人的一生可能会经历很多事,很多会被忘记,有一些却怎么也忘不掉。某一天的早晨我忽然想起一个人,一个很久没有见的人,我以为我已经忘记的人。

仙道(独白):我以为这世界上没有一种人是不能了解的,即使是疯子或者变态,关键是你想不想了解他。但是我却并不了解他,在我记忆里他是怎样一个人,就像他留给我的背影一样很模糊,很多年之后,我想有些东西或许是我故意让他模糊的。他给过我一个盒子,他说他想说的话就在盒子里,可是他面对我时却什么也没说。

仙道:我漫无目的的漂泊时听说了一个人:牧绅一。所以,我决定动身去找他。

牧绅一:不久前,我遇到了一个人,他来找我,在我对面坐下,他提着一个很朴素的布包。他把布包推到我面前说布包里有个盒子,希望我能替他打开,他说盒子里有他很珍惜的东西,但是他忘记了是什么。我没有伸手,只是很奇怪,他为什么会带着这样东西找上我。

牧:我们不认识!
仙道:是。
牧:那你为什么带着它来找我?
仙道:因为我觉得也许你可以打开它。
牧:你为什么不自己打开?
仙道:因为我不敢。
牧(独白):对于别人的东西,我一向没有兴趣,更何况我自己也有自己的心结,这个结只有自己能够打开,所以我没有打开它。我没有问他为什么不敢,我知道男人太多话不好。
仙道(独白):当天晚上我就走了。我知道他不会打开盒子,我看得出他有心事,他并不像别人说的那样春风得意。但是我走之前,他让我去见另一个人,一个男人。
仙道(独白):我看到他时他正在和几个男人大笑,可是我还是知道他不快乐。有些人天生就是容易满足的,总是过的很快乐,有些人不容易满足,总是觉得生活患得患失,他和我都属于后者。

仙道:想打开这个吗?
藤真:不想。
仙道:你知道这是什么?
藤真:不知道。
仙道:我遇到一个人,他送给我这个,他说他想说的话就在盒子里,可是我一直没有打开,也许你能帮我打开。
藤真:你知道人生最重要的是什么?
仙道:不知道。
藤真:所以你不用再找,除了你没人会打开它。
藤真(独白):我有一刹那动了心,如果他再说服我,我也许会留下它。但是他没有这样做, 他只是笑了笑,把盒子又抱在怀里。希望有时候是陷阱,让人难以自拔,那个盒子便是他的希望,也是他的陷阱,那么我的陷阱是什么呢?
仙道(独白):一个人的记性太好不是一件好事,因为你可能放不下很多事,越走越累。 我知道有一刻他动心了,但是我知道他最终还是不会替我打开,因为他和我一样,舍不得放下的东西太多。

仙道(独白):他的名字叫三井。我走过一片桃林,他在桃花林中睡觉。后来我想,那天出门的时候我该看看黄历。

三井:你背上背的什么。
仙道:包袱。
仙道:你想看?
三井:想!
仙道:你想看我就应该给你看吗?
三井:我知道你在找人打开它,所以我来了。
仙道:你不会打开的。
三井:你不是我。
仙道(独白):我知道他不会打开,想做是一回事,能做是另外一回事,他绝不傻。他打开包袱拿出“盒子,他很认真抚摸着盒子的花纹,顷刻后又仔细的包好还给我。这也是我第一次看到“盒子,紫铜的盒子上面刻着云纹和雷纹,如意的锁扣随意的扣着。
三井:你是不是一定要找人打开它?
仙道:能打开它的人很多,愿意打开它的人还没有。
三井:并不是没有,只是没到打开的时候。
仙道:我可以等。
三井:执著不是好事。
仙道:是,但是有时候别无选择。
三井(独白):他走的时候桃花落了一地。每个人或多或少都会找个借口掩饰自己,他是我也是,不过我们都是不愿意承认的人。他走了以后我去喝酒,因为他让我想起一些不该想起的事,我一直以为我忘了,其实没有。
仙道(独白):秋雨绵绵的时候我开始喝酒。之后的几个晚上,我都在喝酒,我想我忘记了什么,但是我不想去想。
男人:一个人喝酒不好。
仙道:我不是在喝酒。
男人:那你喝的什么?
仙道:能醉人的是酒,不能醉人的是水。
男人:我叫越野。
仙道(旁白):他醉倒的时候对我说。
越野(独白):其实我没醉,我只是不想再喝。喝酒其实并不需要酒量,只要你有酒胆,不怕醉,那你就很不容易醉。

仙道:这个盒子是一个对我很重要的人给我的。
越野:我知道。
仙道:想打开吗?
越野:不想。
仙道:为什么。
越野:不为什么。
仙道 :不行!你必须告诉我。
仙道(独白):每个不想打开它的人都有他的理由,这并不重要,但我很想知道他的理由。因为他回答的时候笑的很开心,这让我很嫉妒。我已经很久没有这样笑了,我记得我以前有着比他更灿烂的笑容,面对某一个人的时候。
越野:那是我的秘密。
仙道:世上没有永远的秘密。
越野:所以世上也没有盒子。
越野:你就是自己的盒子 。
越野(独白):当晚他大醉。我想我说中了他的心事,所以他醉了之后我便走了,因为我怕他醒来以后会把盒子塞给我,要我打开。那个盒子是他自己,他竟然带着它到处游荡找别人打开,有些东西注定就不存在,比如那个盒子。
仙道(独白):第二天醒来我就决定把这个盒子送出去,送给我遇到的第一个人,于是我去了一个很奇怪的地方。
仙道(独白):我进去的时候就看到他在高谈阔论,虽然应者寥寥,他却兴趣不减。
仙道:你叫什么名字?
男人:泽北。
仙道:我想送你一样东西。
泽北(旁白):他走进来我就知道他是个麻烦,而且是个不小的麻烦,不要问我为什么,我就是知道。有时候处理麻烦也是一种乐趣,如果是你力所能及的话。
泽北:我不喜欢收别人的礼物,因为一贯都是我送礼物给别人。
仙道:很多事都会有第一次的。
泽北:但是第一次往往不够完美,因为缺乏经验。
仙道:但是往往会一辈子也忘不掉。
泽北:虽然我很喜欢好东西,但是更我明白得不到的东西才是最好的。
仙道(旁白):我抱着盒子坐了一夜,他漫不经心的坐在旁边看书。我以为自己会想很多,结果我什么都没想,他为什么给我盒子?他是怀着怎么的感情给我这个盒子的,我为什么拿着它想找别人打开。
泽北(旁白):他走的时候天空下起了雪,他背着他的盒子扬长而去。也许我应该收下盒子,人就是这样,很多道理都懂,却做不到。他有他的执著,我有我的欲望。

仙道(独白):冬至之后,我去了一个地方。这是我很多年前的习惯,有闲的时候都要去这个地方,直到他给我这个盒子我才改变了这个习惯。我知道不会有人来这里,但是仍然停留了整整一天,白天看着潮来潮往。原来世界不曾改变过,改变的只是我们这些过客,我遇到了某个人,刹那便是永恒,永恒也不过刹那。
仙道(独白):那天晚上我喝了很多酒,然后打开了盒子,和我想的一样,里面空空如也。我想他给我盒子的时候已经明白,许多话不必说,因为已经是你思维的一部分。世事就是这样,有些事是说不清道不明的,因为它只在你心里。
仙道(独白):这些天我总是从梦中惊醒,我想自己不能再一个人待着,所以我决定去找一个人,一个让我觉得刹那便是永恒的人,我知道他的名字叫流川枫。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