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个日与夜——仙道篇

作者: 爱如指间砂,收录日期:2013-06-24,3169次阅读

门被无声地推开,仙道蹑手蹑脚的摸到床边,看到背对自己沉沉入睡的身影笑的面似桃花。在阔别近三周,回来的第一时间正遇上流川的两天休息,对从身到心都渴求着爱人的他来说绝对是件很幸福的事。 

俯下身在流川的耳根印下一吻,挑逗的舔舐着他露在被子外的白皙脖子,手也不带一丝犹豫的从睡衣下探入,沿着腰部光洁的皮肤朝上摸索。在情况许可的时候,比如今日此时!嗜睡如流川也多是抵不过自己耍赖,大不了是眯着眼睛不悦的嘟囔两句,三分清醒七分迷糊的参与这项集体活动。 

流川的身体动了动。摸索到在自己身上乱爬的手推到一边,奈何手的主人也相当坚持,转眼又爬回睡衣下,两人来往几个回合之后流川终于转过身,随之而来的回应不是亲吻,而是气势与威力兼备的一脚。 

“明天还有比赛,白痴。” 

被踹下床的仙道吸了口凉气,保持着落地的姿势没敢动,仰视着流川翻身下床,迈开长腿跨过自己,头也不回的出了房间,紧接着隔壁客房的门被狠狠甩上。呼!仙道吐出那口憋在嘴里的凉气,翻身从地上爬起来,当时力排流川的建议果断买下这张加上床垫离地不到40公分的床果然是对的! 
仙道在黑暗中站了一会,侧耳听着隔壁没再传出其它声音,确定流川不会再忽然回转,这才活动了一下腰抓起夜光的多功能闹钟前看了眼日历,然后哭笑不得的翻倒在床上,自己竟然记错了常规赛的场次! 

仙道把烤好的面包、培根煎蛋和莴苣小洋葱的沙拉端上餐桌时正赶上流川从浴室出来。两人四目相对,仙道立刻奉上笑脸。流川沉默的坐到桌边喝完一杯水,随便的揉了几下湿漉漉的头发,把毛巾丢到一边,开始吃早饭。 

已经凑到流川背后的仙道自然的接手,拿起早搭在一边的浴巾,揉搓起他还在滴着水的柔软黑发。来来回回的揉了几遍,摸着手里的头发不再有明显的水汽才把毛巾丢到一边,环住流川的脖子,在他温润的脸颊上蹭蹭,“时间还早,等我吃完开车送你。” 

流川没出声,但是吃饭的速度明显变的慢了起来。 

把车开出车库,趁着掉头的机会仙道看了眼坐在后座的流川。刚洗过的头发毛茸茸的遮住眉眼,黑发下露出的白皙耳轮有点发红,嘴角不悦的垂着,那是流川在生闷气的表情。读出这家伙还在为凌晨踹自己的那一脚内疚时,努力保持平静的嘴角还是不由得稍稍翘起,他喜欢流川这个样子,让他没来由的觉得可爱。 

也许是两人从认识以来的互动导致了这一习惯,流川从来不会对自己说我错了、对不起之类的话,心知做错了就这样倔着,冷着脸不看自己。交往之初,这可是让还分不清流川生闷气和生自己气这些表情中有何微妙区别的仙道很是头疼了几个月,之后两人日益默契,到了美国之后吵架闹别扭的事更加的罕见,即便是自己先斩后奏的转会,流川也不过是把自己在卧室外关了两晚。 

仙道趴在方向盘上,看着流川拎了包下车,眼珠骨碌碌转过来,与其说是瞪了一眼,更像是带着孩子气的不忿。仙道明了这家伙的心理动态:明明是你仙道彰做错了,为什么是我在内疚! 

仙道很想笑,但是理智告诉他已经失去了一个美好的夜晚,如果自己不想继续失去第二个夜晚的话,还是不要露出什么得意的表情。所以在流川走到街对面的人行道上仙道才稳定住了脸上的表情,把头伸出车窗,“晚上我来接你。” 

流川手插在兜里,偏着头,黑亮的眼睛里划着问号。 

“三天假期。一会回去睡一觉,晚上来看你比赛。” 

流川的眼睛亮了,最终却摇摇头,“后门等我。” 

仙道知道流川在顾虑自己的立场。本赛季才加入猎鹰队,就这样明目张胆的给自己恋人加油确实有些不给俱乐部面子。转会的时候仙道不是没想过和流川做队友,但是考虑到两人的位置和流川的个性和嗜好,还是选择了做对手。 

回去的路上仙道买了食材,回家先小睡了一会,起来把晚饭准备的七七八八,只来得及啃掉一只苹果的仙道就奔赴球馆。虽然已经压缩了自己的睡眠时间,但是横穿大半个市区的车程还是让他没赶得上开场。看了眼球馆前被填满的车位,并不想引起意外的仙道只能顺应了流川的指示,掉转车头去球馆的后门。 

等找好位置,停好车,翻出笔记本正赶上看第一节结束的哨声。仙道挑挑眉,其实这样也不错,一会等散场的时候正好可以用这个来打发无聊的时间。 

嗒!嗒!车窗被敲了两声。 

埋头专心看比赛的仙道侧头瞥了眼窗外,窗外站着巡警,仙道依稀记得他的名字:boris,于是打开车窗,探出头。 
“请出示你的……”靠在车身上的boris看清了探出来的头笑了,“hi,akira,来接你的男朋友?你换车了?” 
“是啊,rukawa送的圣诞礼物。”提到新车仙道的脸上顿时绽放出自己最热情洋溢的笑容,眉梢眼角都透出几分得意。 
“你这让人嫉妒的小子!”boris拍了拍车顶,作为一个球迷在比赛时执勤是痛苦的,但执勤并不妨碍他知道一下比赛的现状,“最近rukawa的状态不错,现在比分是多少?” 
“离结束还有7分23秒,比分78:92,rukawa首发,打了前三节,全场31分,7个篮板,4次助攻,2次抢断,3次盖帽。” 

“相当不错的数据啊!”boris感叹完,对着车后窗的玻璃正了下帽子,拉了拉自己的制服,“希望下来的主场他也能这么好运!你也一样!” 

“谢谢!”仙道笑着伸出手和boris对了下拳头,这是猎鹰队球迷庆祝的惯例。 

看完了比赛,又把自己没赶上的第一节认真看完,估计着时间差不多的仙道下了车,站在路边开始当人体指示牌。 

果然没多久一群人从门里三三两两的出来,有人看到了仙道挥了挥手,朝着后面喊了一声rukawa。和流川一起走在最后的一小波人里似乎有人说了句什么,顿时传出一阵起哄的wowwow声。仙道笑着朝那边挥挥手,可惜距离有些远,而且光线不够,其实他很在意流川被他们同伴打趣时是怎样的表情。 

大约是流川嘟囔了句什么,身边的队友大笑起来,纷纷伸手在他脑袋上一阵乱揉。 

几经挣扎流川终于挣脱按着他脑袋乱揉的队友,几步冲到车边,拉开车门把背包扔到后面,自己坐在前座,这让仙道安心不少。 

显然流川虽然逃离他的队友却并不打算就此罢休,还是站在原地起哄般的笑着。于是仙道探出头笑着对大家挥手,很嚣张的加油打方向,把一群人的笑骂甩在身后。 

快到街角仙道才松了油门问流川,“你们刚说什么?” 

流川低着头,黑亮的眼珠在细密的睫毛下来回的游移着,摆明并不想回答这个问题。 

“那晚上去吃什么?” 

“……” 

“去吃泰国菜,怎么样?”即使做好了晚餐也不妨碍他以此来欺诈一下流川,不能吃辣可是流川的软肋。 

“胜利女神。” 

“什么?”仙道疑惑的瞥了眼流川。 

流川的头终于转过来,黑亮的眼珠在过往车灯的映射下熠熠生辉,“他们说你是我的胜利女神。” 

“胜利女神啊?!”仙道看着流川眼里那抹挑衅和笑意,低声的笑起来,把脸凑过去,“那么流川,在胜利之后,你都不打算亲吻一下你的胜利女神吗?” 

“女神?你有36D吗?!” 

“36D啊!你在说你们队的啦啦队长?” 

“白痴!”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