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s】井上雄彦日志-2012/03/12至2012/09/02

作者: 海滩工作组,收录日期:2013-06-24,1411次阅读

浪客行  

能够告诉大家在3月15号发行的《Morning》杂志上,会注销久违了的《浪客行》之连载,我感到很开心。 

对久候着的各位、关心我的身体的各位还有各行各业的各位,我都充满了感激之情。  

谢谢你们。  

这次我尝试用大概每个月连载一次,每一话的份量稍微多一些〈36页或38页左右〉的节奏来进行。  



再次展开连载的这一部分可能还不是最终章,但也有可能突然完结。  

以前我也曾在这里写到过,「完结的时间」对我来说,是新年伊始要定下的一个目标,但经过一再循环,这个目标变成了一种重压,是一种感觉不好的压力。  
我也经历过因为定下了完结的时间,因而加快马力,令所有一切都朝着好的方向运作而去的那种体验,但这次不是这样的。  
或许可以说,那种完结的时间不是自自然然出现的。  
结果反而令到身体不正常,甚至无法继续连载下去。  
只着重于跟故事内容无关的「何时完结」,对我来说看来并不是一件好事。  
只要身处在理所当然的状态之下,到了要完结的时候,作品就会告诉我,而我也能够听得到吧。 

现在,我的身体已经恢复了健康。  

对眼下的每一回,我都打算一边细细享受兼品味,一边去创作。  

井上雄彦  
2012.03.12


首先 
位于京都车站近旁的东本愿寺委托我「希望在亲鸾750周年忌时,制作一幅屏风画」,那是2010年的事了,我记得那时我确实身在仙台「最后的漫画展」的会场里。自那之后,我都匆匆忙忙地把每一次萦绕在脑海中的想法记录了下来。当然不仅仅只限于记录这项工作,其实2010年是本人有生以来第一次记了一整年日记的一年,我刚好养成了一个把想到的东西记录下来的习惯。 

对我来说,这项工作堪称至今以来最大的难关,因而时常受到烦恼及迷惑所困扰。而把在那种时候浮现脑海中的想法化成文字记录下来,对令我相对客观地去审视这件事,有一定的效果。帮助我让自身与思考分离出来,让内心保持平稳。 

在此,我把这些记录公布出来,希望大家能够藉此而了解到真实的本人。 
因为要让自己保持真我,就必须在这项工作之中去贯彻自我。 

又因为我只是记个笔记,所以没有写下日期。除了知道的日子之外,我会用X月X日来表示。 

井上雄彦 
2011.04.04 

屏风日记 
~剪成和尚头的漫画家要在屏风上画一幅和尚的画~ 
X月X日 
在这种情形之下,漫画家能够做到什么? 
就是要把800年前确实活在这个日本的亲鸾作为一个人,作为一个有生命的人,让他再次重现于此,虽然是一幅画。 
应该说那可能不是亲鸾,但我希望能尽量接近。 

在向着瞳孔深处进发的时候,有什么东西瀰漫在那里? 
那应该是亲鸾与生活在现代的我们之间,共同拥有的什么东西。 
那是跟有没有知识和教养无关、无论男女老少都拥有的一种普遍性的东西。 
我的目标就是要去接近它。 
为了令这一目标变得可能,我要做的, 
就是让自己完全委身于那种普遍性的工作之中。 

既不是宗教家,也不是思想家,更不是日本画家, 
我是个漫画家。 
除了要把一个似乎要活动起来、似乎要说出话来的人画出来之外,我什么都做不到。 

X月X日 
在11月报恩法会的时候,我第一次参观了东本愿寺。 
那时,我的腿麻得几乎站不起来,不,就算站着,我的腿也像初生的小鹿那样站不稳,摇晃不已,想向前迈出去,脚却跟不下。 
脚背突然「咕吱」一声向着古怪的方向扭曲而去,令我的双手拄在了地上。 
这是因为我觉得举止必须端庄才行,因而一直以自己不习惯的跪坐方法跪坐的缘故, 
因为我想摆样子。 

别想着要摆样子呀。 
别想着举止要端庄呀。 
此外,既无修养又没有知识的自己,究竟能画出什么? 
这个疑问令我一下子焦急了起来,急着要去查阅大量的书籍与资料, 
急着要赶快去追寻亲鸾遍布全国各地的足迹。 
哎呀,对我来说,这种焦急是再正常不过的了,虽然很正常,不过。 
面对这种焦急, 
我该走向何方? 
看看脚边吧。 
事到如今才为了得到一些浅薄的知识而着急, 
不仅无益于自己,更等同于在自己的脸上贴金。 
学习是应该的,但不要迷失本质。 
在自己的脚边,应该已有答案的。 

此外,要让自己委身于贯通全人类的东西里, 
委身于位于内心深处的哲理、象是柔软之水那样的东西, 
而不是要有「想以自身的力量去干出一番大事业」的心情。 

这么一说,我觉得双脚就像被打上了椿子。 
脚明明受过伤的,但我居然能够跪着坐,跪得连脚都麻木了。 
但那种感觉却是千真万确的。 

后来,我去了正骨医院,医生说那样是很容易骨折的,但自己却没事,我觉得很幸运。 

同时,我也觉得那是在叫我无论自己怎么样,现在,都要去画。 
它说:现在,你能画。 
总是忘不了捞一把呢。 

X月X日 
现在,我正在看着水墨画家创作风景的录像带,以作参考。 

寺院天花板上的画。 
巨大。 
那幅巨大的天花板画,是在体育馆里制作出来的,历时3年。 
用上了180张塌塌米。 

是站在铺在地板上的和纸上来作画的。 
研着中国出产的最好的墨,用那些墨来画。 

我这边的屏风画,尺寸比那幅要小得多,但剩下的时间也少。 
我没有3年的时间去绘制,但我一直在创作大众娱乐漫画,到目前为止有22年了。 
要做的事,并没有改变。 

画人。 
把恐惧抛在一边吧。 
如果有人说这不是亲鸾,那是理所当然的。因为我从来没见过他。 
这么说可能会因为冒渎亲鸾而惹怒那些视亲鸾为神圣的存在,敬他为神〈?〉的人们。 
没办法。 
我没见过神,而亲鸾则是真实存在过的人。 

相信不断在自己内心扩大的普遍性,并委身于它。 
我想这叫借助他人之力。 
或许这踫巧跟我所相信的东西很相似,我称之为道理。 
不要去打扰它。 
不要去打扰道理,道理是没有错误的。 

现在的自己能够画出来的东西、能够做到的事都是有限的。 
是要画完全领悟过来的亲鸾? 
还是深奥的世界观? 
此时此刻他们委托我来画,是一种必然, 
也是一面映照出自己内心活动的镜子。 

之后,要去享受。 
自己的画作居然会被收藏在东本愿寺里,这么了不得的事,我连想都没想过。 
叫人好兴奋。 
我是漫画家呀。 

不管是好是坏,不管现在的人说什么,都不要动摇。 

长达750年、800多年的纵线与60多亿人的横线。 
只有去相信人与人之间的相连了。 

X月X日 
不明白。 
完全不明白。 
不明白亲鸾。 
不明白屏风。 
不明白别人要求自己什么, 
不明白自己想要什么。 

我想:就是这个,就这样去干吧。 
然后,对着铺着12张白纸的木板,准备动手。 
然后我觉得还是有所不足,结果作罢。 
这个动作不知道重复了有多少次。 

我明明知道自己是不明白的, 
我是不可能明白的。 
因为我想煞有介事地去逞威风,才变得动弹不得的。 
不明白的东西,就是不明白。 
最糟糕的, 
是想隐瞒这一点而去逞威风。 
隐瞒下去的话, 
得到的,只是空空如也。 

X月X日 
我决定要画什么了。 
我像螺旋那样转回到了起点,但细节却变得稠密了。 
就这样进行下去。 
谢谢。 
答案果然在脚边,但这是要在经过一番的找寻之后才会注意到的。 
如果一动不动,是无法亲身体会到的。 

现在,我好不容易踏上了最好的路。 
只需要不休息、走下去。 
在这之后,不管其他人说什么都不要紧。 
极小的自己与位于内心深处极大的本质,此时此刻,它们的中心重叠在了一起。 
除此之外,都是些琐碎的事。 

X月X日 
再一次 
为「现在,生命让你活着」 
这句优秀的广告词而深深感动,并被它所救,从而坚定了信念。 

X月X日 
现在,生命让你活着。 
如果是真的,那么,我的生命跟曾经令亲鸾活着的生命,都是一样的。 
我跟亲鸾、以及在我完成画作后前来观看的人们,在大家的生命之间,是没有隔阂的。 
如果坚信这一点并去绘制,那样就没错。 

X月X日 
深更半夜独自一人在工作,在画着走在泥河中的民众们苦恼的表情时,画着画着眼泪就流了下来。 
人生的每一个侧面,包括被分类为光与影之中的影的那一部分的东西,以及其他各种各样的事,都是为了创作这个而存在的。我察觉到了这一点。 
是为了画出这些人的表情。是为了让自己可以贴近他们。 

一种感激之情突然间涌现了出来。 

人生是相连的, 
无论是纵向的还是横向的。 

就算露出了苦闷的表情,但存在就是一种光亮。 
苦难是梦,是名为「人生」的一夜梦。 
而灵魂则在泥河之中前进,很干净。我希望是那样的。 

X月X日 
在作画的过程中,我深深地感受到了一些事。 
肯定有很多人一直在帮我。 
他们教会了我很多的事。 
他们就在自己的身边,就算跟我没有直接的关系。 
就算他们已离开了这个世界。 
谢谢。 

X月X日 
绘制一幅巨大的画,这种行为 
相等于将自己的一切和盘托出。 
逃避、蒙蔽或逞威风,都是行不通的。 
就像小孩子在窥视你的双眼那般。 

自己的本质是什么? 
对手的本质是什么? 

美本来就存在在那里, 
只是把它献出来而已。 

X月X日 
去做吧!每次一这么想,我的想法马上就会变成:不对,应该是「请让我做吧,」才对。 
我要做的事,就是让中心保持协调。 
作画的,不是我自己。 

3月8日 
一旦想要画得好一些,手就会停下来。 
要谨慎一点。 

这么一来,就会听到一把声音在怒骂到 
你在故弄玄虚什么?还不快画? 

你是怎么看的? 
噢,原来是那么看的吗? 

感谢。 

作画的好处。 

令人陶醉的状况,绘画屏风。 
在半夜时分只有自己一个。 

自己生来就是作画之人…在体会这种幸福的时候, 
我就会想 
啊,就是现在。若是现在,我能画得出来。 

我不顾一切地开始画起了亲鸾的脸。 

画着画着,脑海中仍是浮现出了一些话语, 
是自己否定自己的话语。 
是世人否定自己的话语。 
之所以能够把它们抛到一边,靠的是 
还不快点画? 
别故弄玄虚呀。 
靠的是这把不知是自己的想法还是声音的东西, 
是受到了它的煽动。 

能够得到这种机会,好幸运,感谢。 

3月9日 
明早要搬出。 
但此事也一拖再拖, 
到了无法再拖的地步。 
一旦看到自己画出来的画、自己的不足,就会好生气。 

这是固执己见。 
固执己见化成不安,在肆意捣乱。 
可以画得更好的。 
没有时间。 
经验不够。 
在作画的时候,请让我单独一个。 
其实可以画得很好。 
〈但我觉得〉这幅画并不是那么一回事。 
要怪谁? 
要怪什么? 
…… 

不安在肆意捣乱。 
紊乱的素描, 
各种各样的瑕疵都曝露在了现实之中。 
固执己见说:这样的话,人家会怀疑你的优秀吧? 
人家会瞧不起你的吧? 
你会丢人现眼的吧? 

那样也可以。 
这么做,并不是为了让别人来称赞自己优秀。 
想说的人,让他们去说就是了。 
我不知道什么规则。 
我是用自己的规则来作画的。 
我要做的,只是让那个人存在在那里。 
亲鸾可能是这种人, 
如果不是,也不要紧。 
只要有了自己的真实, 
就会在内心深处跟某个人连系在一起。 

还差一点点了。 
很开心。 
从没这么开心过。 
只有自己,才能完成这幅画。 
还可以把它画得更好。 
能够做到这些的,只有自己。 

请求固执己见助我一臂之力。 
时间所剩无几。 
在这种时候,能给我力量去奋战的,是固执己见。 

不需要技巧出众的画。 
要的是能直达心灵的画。 

去修改画作吧。 
答案会从画中浮现出来的。 
就算是笨拙的扩建工程,也不要紧。 
因为坦白地说,这是我的第一次。 

旅行很快要结束了。 
再去跟亲鸾交流交流思想吧。 

※ 

在报恩法会的斋席上,看着坐在眼前的婆婆们的表情, 
我在想 
亲鸾圣人真是了不起。 
可是,你也很了不起。 
那是出发点,也是终点。 

3月10日 
搬出完毕。 
刚才,我可能冲过了终点,但我却也觉得自己正站在哪里的起跑线上。 

总之,先睡一觉吧。水桶的话明天再洗也可以吧…… 
感谢大家。


轮椅篮球的魅力是什么? 

是因为在创作《Real》的关系吧,许多人都问我轮椅篮球的魅力是什么? 

在有限的身体机能当中,人能跳得多高?能够亲眼加以目睹,我想那不就是一个巨大的魅力吗? 



轮椅篮球是根据残存的机能而分为几个等级的。 

残疾程度因人而异,就算是因为脊椎损伤而造成瘫痪,也要看脊椎是哪个部分受了伤,那么瘫痪的范围也会有所不同。 

比如说腰椎受伤的话,那么两腿就会瘫痪。 
再上一点,比如说是胸椎上面的话,那么腹肌和背肌也会变得不听使唤。  

残存的机能分为8个等级,从少的开始数,分为1.0、1.5、2.0、2.5、3.0、3.5、4.0以及4.5,每个选手都属于其中的某个等级。 
上场的5个人,他们的数字合计起来必须要在14分之内。 
数字低〈残存机能少〉的选手叫Low Pointer,高的选手叫High Pointer。  

得分多又或是一次又一次夺得篮板球的,多是High Pointer。他们在激烈的运动当中,尽管坐在椅子上却仍能射出漂亮的球,不管见上了多少次都令人感叹不己。为什么他们能射中3分球呢?就在我这么想着的当儿他们又射进了一个,我变得实在不明白。 

像这样High Pointer的选手有多厉害,因为他们输出的是射篮、篮板球以及轮椅操作〈轮椅技巧〉等等,有些地方健康的正常人通过体育玩篮球又或是加入篮球部等都较容易想象,因此比较容易理解。 

但与此同时Low Pointer的选手有多厉害,无论是数字还是外表都很难表现出来,没有一定的知识,许多部分都难以明白。因此,如果你懂得去关注Low Pointer之工作的话,或许可以说你已相当精通了。 



只不过即便没有深厚的知识,但只要发挥一下想象力,你的看法也是会改变的。 
想象虽然是以自身的经验和身体感觉为基础的,不过请稍稍想象一下,想象一下前提有什么不同,身体有什么不同。 

腹肌和背肌不听使唤,是表示身体是处在没有肌肉〈肌肉不听使唤〉去支撑身体支干的状态之下。 

在那种状态下要用胳臂支撑身体,支撑沉重的脑袋还要保持身体平衡并操作轮椅,接球,传球,投篮,再次移动轮椅来防守,冲去争球,阻止对手,为同伴创造空间… 

Low Pointer的运动员要驱使腹肌背肌都不听使唤的身体,在那种速度当中做着所有打篮球要做的事。 

在有限的身体机能当中,人能跳得多高? 

反之而言,这句话适合于所有的运动吧。 



那是在平均身高达2m的NBA之中,身高为175cm的运动员在做的事。 

那是216cm的大个子在快速进攻。 

跑得不快的选手、跳不起来的选手、不擅长踫撞的选手、拙笨的选手。 

所有人的机能都是有限的。 

还没有人能够飞在空中。 

就像看到博尔特〈Usain Bolt〉的赛跑会令人打冷战那样,看到轮椅篮球的Low Pointer选手争球不放的场面,大家同样会浑身发抖打冷战的。 

将赋予给我们的、有限的身体用到极限,或许能让我们感受到强大的憧憬以及同为人类的骄傲。 

井上雄彦  
2012.09.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