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人杂记2

作者: 红桉,收录日期:2013-06-24,1453次阅读

总之还是希望不要雷到大家就好。 


还有,羞涩的说,虽然不是精妙之论,但也请不要随便转载。


1、ice《情人》,没看这位作者之前,就先看到议论说她的风格类似亦舒,找来文看,的确是像,所以也就没有很上心,搁下可许久,《情人》这个故事差点就错过了。 

情人讲了一个很美的故事,青年仙道,在雾气氤氲的湄公河畔,初遇了拥有清亮目光的流川,那个场景也许并不愉快,但放在记忆里,就非常的美。相逢,分别,再相逢,一生中一次又一次错过,终于在暮年重聚首,不论是否是因为没有真正得到过,所以又尤为珍惜且不甘心;不论是否是因为青春不再,靠近死亡的人再无顾虑;那份牵挂终生的情节,都是打动人的。 

“走进饭店,大堂沙发上坐的那个人,一生,只见过一个人坐得那样直。 ”岁月向仙道疾步走来,这个故事如果是真的,仙道眼里所见的,大约恍如最初的流川。 

另一个短篇《电脑情缘》,也不乏可爱,掉了隐形眼镜的流川,不带眼镜没法做饭的流川(生为四眼的我看到此节亲切得要死),一路把仙道欺负过来的流川,经常食物中毒的流川,宅男加倒霉摧的仙道,扮猪吃狐狸的仙道,各有各的可爱,只是收尾时流川越写越傲娇,有点像个刁蛮的小媳妇,这样不好。 

《十年》,独占欲强的仙道,觉得有些极端,不喜欢这个故事。 






2、starsailorleelee《光阴的故事》,又是以短短篇幅概括一生的故事,这种文并不少,大多有张力不足之感,三言两语,说不完一生,又是以感情为主要情节,难免苍白单薄,但是这一篇和情人,我都很喜欢。 

光阴的故事讲了一个我们的确相互喜欢,不仅是喜欢,也是最初的悸动和爱,但是我们不能在一起,我们也看不清未来,所以,尽可能做一生的朋友吧的故事。 

文中一个情节和一句话给我留下深刻印象,几十年后,仙道第一次在流川工作的地方见到了流川,关西机场的大厅里,机长流川身姿如同年轻时一样挺拔,只是年过半百的他们,早已生出了华发。仙道仿佛眼睁睁看到了时光流逝的脉落,于是,他再一次开始怀疑起等待,和他们的未来;最后,作者在文末写到“他生命的旅程,始于流川,也必将终于流川,期间那些大段大段,透明的光阴,从他头顶流过,清晰而厚重。      一再地沉默。” 

也使读者沉默,匆匆数十年,一个哀而不伤的故事。 

ps有没有人和我感觉一样,那就是但凡这种故事里,仙道和流川的妻子其实都是从头炮灰到尾的蛮可怜的角色,如果是骄傲敏感一点的女人,就更可怜了,汗…… 





3、Oscare《无差别之傲慢与偏见》,一篇时而叫人会心一笑,时而叫人忍峻不禁的小品文,将sd人物套到奥斯丁的原著里,巧妙的修改了剧情,非常可爱,看到樱木和青田私奔的情节笑得肚子疼,因为在脑海里出现一个毛猴打架的场面,结尾也很巧妙,借着流川表哥三井的出场,把木暮顺利配了出去。 

流川把slam dunk做嫁妆送给清田,摆平樱木和清田的婚姻问题时说的话尤其经典“我不过给他一套精装版的《SLAM DUNK》,那白痴以为他是主角。”,枫枫好拉风哦,这难道不是在暗示只有我流川枫才是主角么>0<(枫枫你永远是我心里的主角,小碎步来回飘~)。 




4、艾菲儿《灰》,在仙流论坛看到有亲为这篇故事写的充满感情的挺长的评,晚上回家自己也回顾了一遍,作为著名的一个故事,被奉为经典,不少人对它展开漫长的讨论,无非是被认真真挚的感情吸引,艾菲儿大人的笔在我眼中清秀而高洁,有最初的心动不已,不过始终难以高攀,不是我喜欢读来读去的故事。 

本来不知道能记录点什么,又突然发现一些好玩值得y一下的情节(只是个人的变态趣味)。 

认真讨论一下灰里的设定,情节的转折在于仙道的立场毁掉了流川的政治生命(为光彩照人的仁道主义,为舍友情,也许还有一分同病相怜,放跑了木暮),他使他失职,从指挥官打回飞行员,从上校到上尉,军衔有可能一级一级升回来,但流川同志的政治生涯是就此玩蛋了的。 

议会里的老政客未必时时了解战场的残酷,但他们非常了解政治的残酷,流川倒霉摧,白倒一个大霉,就算他愿意奉上仙道做肉盾炮灰为自己辩护(似乎他是不愿意的),也无法弥补这种失职对他个人政治生涯造成的影响,根本原因在于损失极大,如他自己所说“一发炮弹解决的问题,耗上千万人的性命。”,同志们,这就是传说中的政治错误吧。 

这一事件,至少,在把握他政治生涯的关键人物那里投下不信任的一票,影响可以很深远。 

做为军人,思想要复杂,生活要简单(1)。前一点流川做得不好,他脑袋里说不定有复杂的作战计划,但不一定有应负社会关系的深刻认识。身为统帅,身为飞行员的流川非常帅,非常强,部下敬慕他,但不足够,他的公众形象须要营销,他的舆论风评须要有人帮助推动引导(这和打篮球也要经纪人是一个道理嘛)。 

灰中的流川,很明白是一个不大会做秀的人,他是个战士,也可当统帅,素质高超,脚踏实地,但没法经营自己的政治生活。如果有人为他运筹(仙道蛮有这种才能的,但作者大大不允许),以他漂亮干净的形象和生活态度,大有前途无量的可能,如果无人为他运筹,他漂亮干净的形象和生活态度,又是极大的隐患(欧no,两位同志请不要这么憨)。 

灰中的仙道,也许适合在和平年代与流川共度一生(就是这点温情和文艺青年范儿在最初吸引了流川吧,流川这死心眼的憨娃),但真是没什么姿格在战乱里和流川肩并肩,成伙伴成战友,他缺乏对于残酷环境的觉悟,抱以独善其身的态度,从头到尾老实且放任(没人能独善其身),举例,看到泽北叮嘱流川,仙道心里又恨又气,全现傲娇本质> 。<。 

而流川分明应是将星闪烁,选好人生的伴侣,将是何其大的助力(灰中,仙流二人在生存状态这一项上互补率极低,个人以为还不如泽北和流川,不过不代表支持泽流)。 

所以,你懂的,虽然最后死掉的是仙道,但是流川受的挫折却更多,真诚希望上天赐予他一个拉克丝,美丽又温柔,聪明也细致,有政治头脑,背景不容小觑,以及最可爱的良好的民众基础和公共形象。 

如萨克雷所写,女人把握社交界的大门,拉克丝妹妹让我想到鲍赛昂夫人的,或者是女人里的德玛赛(或者换个真人说,宋美龄),难道,她不是和未来的帝国战士同步率更高么(我已经把seed的剧情忘得差不多了,觉得作者大概就想把拉克丝妹妹塑造成这么个形象),有点想展开对比一下仙道和拉克丝谁更适合灰里的流川,说不定会被板砖拍到死………… 

流川死里逃生时,仙道在心里想,我一定要活下去,活过这场战争,但是他没有,他死了,死之前形象却高大起来,还叫流川看礼花(我勒个囧),不是一点伤感也没有的。 

还有,装了假肢的流川,清醒过来第一件事就是要试试自己还能不能再飞,流川,真是要强的不像话,同在驾驶舱的仙道隔着坐椅拥抱他,他的脸颊轻轻贴了贴仙道的左手,仿佛是无声的表达同意,或深深的眷恋,是刚强的人表达感情的方式吧,这一情节实在温柔,是通篇最令我难忘的(扭头,一碰到流川糟也不想吐只想狗血的人小碎步来回飘)。 

最后,藤真和原著形象蛮贴合,聪明,有领导能力(就是目光敏锐有全局意识,他是队长又是教练嘛),可是心志不够刚毅,决断能力也不够强,其实是个心软而感性的人。 

ps牧为藤真殉情这情节开始时使俺难以理解,不过后来想想,就算牧活下来了,说不定这辈子也玩完了,功勋什么的也不指望了,政治生命也和流川一样倒霉摧了,于是就做个烈士吧,顺便对美人表白,抱抱,亲亲…………大叔你………… 

再ps凡宫彩这对做配角出场的,一般结局都不算坏,是不是作者大人们下意识里比较同情个头矮小的良田,汗……井上先生已经让他这么矮了,同人作者也不忍心待他再加磨折?真的哦,看三井和彩子配对就不常见好下场(仇富人人皆有,奥妙各自不同)。 

反正属于想到点什么就可以加一个的ps得知木暮死讯的仙道……他进行了自残,对于木暮之死一直毫不知情,也可以看作是流川所能表现出的细致和温和吧,独特的沉默,独特的关怀,虽然使我很感动,但……仙道同志他自残了,我勒个囧啊。还有文中那句‘造飞机的仙道,开飞机的流川’,嘻嘻,想起来舒克与贝塔。 


加个标注(1);这句话是《宋家三姐妹》中蒋介石批训的,不知是否真有这句话。 


白檀、10、11、5 



5、突然想说说juju的《从神奈川到东京》,这是我所看的头一篇ju大人的文,第一印象是不太喜欢,有些设定很夸张,但是其中一句话给我留下了深刻印象,越野一直交往的女友因为得不到家里认可而远走他乡,越野于是顺从家庭安排进行了相亲,池上骂他,他却说“池上兄,这也就是刚才说的让步吧。我越野对人生作了让步。” 

真是印象深刻啊。另外,觉得ju大人很幽默的,读她笔下的故事,总是因为小小细节开心起来。 

从神奈川到东京里的流川可以用非常屌来形容(原谅我粗俗的用词),挑挞,骄傲,像有翅膀一样,可以居高临下的挑衅所有人。 

但还是不喜欢叙述故事的方式,似乎这么写也无可厚非,但我不太喜欢,总觉得小田很多余。椿夫人真有点像个老谋深算的角色呢,我猜她也不是真的决心使人杀掉流川,让仙道高度紧张,又突然放松,再以亲人之间的感情拉他回到自己身边,老太太总是适合老谋深算的角色。

6、philix《罅隙》,比之ph大人其它几篇,这篇记忆犹新,讲述的就是:爱情,是漂亮的花朵,,不足以滋养活生生的人,你我不去杀死它,时间也会杀死它,就像带走青春一样,这么一个故事。 

那个浴缸上闪电状的裂纹描写予我恨深印象,无疾而终,真残酷,但也没什么不好的。 

后来卢一匹也在学园发过类似主题的故事,应该叫《且雷且囧且狗血》,因为是以仙道视角所写,于是引起流命不满(貌似?),文出不久即有人以流川角度写一文回应,名为《不雷不囧不狗血》,其实是讲同一个故事,视角不一样,角色强弱势就不同,有各为本命平反之意? 

总之以上三篇都是讲久而皆无的故事。 

ps我总觉得久而皆无的发生和人物性格有关,有的作者大大把角色设定成非常自我的模样,岂不是注定孤苦终老。 

翻过去杂记的文档,发现还有初次看罅隙记录的感想,时隔较长,当时很矫情很文艺很言情,贴上来,希望不会雷到大家。 



[为<罅隙> 


他和恋人搬进了一所新公寓,他喜欢那里的簇新明净,墙是白的,地板是亮的,无端的,他觉得这一切和他的恋人很像。 

为了这个小户型,他打工,削减开支,计划生活,虽然还是大学生,但已经开始为生计操持,我惊讶,那么一个不肯放弃自由的人,也肯折腰。 

于是我愿意相信,他的确是一个负责任的男人。 

侨迁那一天,两个人都穷,随身带的,不过是一人一个大纸箱,连床都没有的家,可彼此之间的快乐是真的,真的单纯的快乐。 

到这个地步,不能不说两个人是极相爱的吧。 

大学四年级的时候,他第一次发现厨房的墙上掉了一小块漆皮,我想那一定只是小小的一块,可就被他发现了,是因为一直小心维护着吧,他楞了一会,最后什么也没做。 

那一刻我觉得他到底还是他,脾性被磨折了,骨子里还是狷介的。 

屋子里小小的伤疤终于越来越多了,开始他还用卡通贴纸掩饰墙上的小斑,用粘合剂粘起洗手台下面碎了一半的瓷砖,后来时间长了,他就不再管了,但他心里是知道的,闭上眼睛他也知道右扇窗子的中间有一条长长的划痕,浴缸一角的边沿有闪电状的裂纹。 

又后来他们就分手了,没有争吵,没有第三者,没有激烈的痛苦,在代款终于还清的那一年,他事业顺利,他的恋人学业有成,所有状况看起来都很好,但皆大欢喜,怎么可能呢。 

离开的清晨他突然俯下身去看恋人的睡颜,他的目光触过那人依旧有些稚气的面孔,找出眉骨上头有个丁丁疤,左颊上还长了一颗小痣。。。。。。 

真是的,他曾经觉得那张脸是完美无暇的,本来嘛,漂亮到不像话。 

其实年轻的时候两个人真的很般配,谁说不是呢。 

人不会杀死爱情,时间也要杀死它,很多东西在流逝的日子里死去,当然也不仅仅是爱情,生活是一张一张账单,清算所有耀眼的东西是怎么来龙去脉,而我们都是平凡的人,不能抓住生命中最明亮的闪光的话我们会遗憾,但要度过漫长的岁月,它还不足以相伴,我们都需要更牢固的部分,比如每一个妥协和每一声道歉。 

所以虽然我不喜欢那种写尽某人一生的笔调,可是我依然觉得这个故事很真诚。] 








7、本来还想认真记下一些关于《悠长假期》的想法,但时间太晚,困,也想匀点时间看妖怪大全。不过还是应该抽空好好说说《悠长假期》,就流命的立场而言,仙流重逢时对流川的描写还真是难忘。 

“头发留得有些长了,有些掠在耳后。”真是要萌死我类! 

《人间》里仿佛提到流川枫像活在月亮上的人,我以为不然,人间故事中流川的生活可谓乱七八糟,到处给人可乘之机。《悠长》里的流川却比较像活在月亮上,无论在哪都自成一格,懂自己搭配营养做饭,知道料理琐事,会选合适的车子,知道去哪放松身心(自备阳伞折椅去海滩晒太阳睡觉不是很萌么),更重要是他懂事,不给自个乱找麻烦,了解生活时而繁花似锦,时而须经历漫长等待的磨练,没在等候里灰心、暴躁,他说这是个“悠长的假期”。 

多好,一种温淡达观的完美,流川枫要长大,健康前进123。 

同是飒姬的作品,《一生·始篇》暂时看不出个所以然,但同样是讲很平淡温和的日子吧,当初看时是有点期待后续的;《邂逅》,常被提及的一篇,许多亲说起时仿佛也很愿拿它作为飒姬大人代表作,个人观感是,邂是三篇中最无趣的一篇,故事有点夸张,比之即显单薄,不如悠然和一生来的自然。 

ps致悠长假期,认真的流川比所有认真的男人都可爱一万倍…………反正至少十倍的。 


白檀于、10、11、8夜 






8、由贵瑛里《狭路相逢》,虽然主角流川的戏分还没有大配角洋平多,但是形象不失可爱真诚,且就看仙道和洋平你推我搡的那些个对话,也不失有趣。 

有一点不知是作者原意,还是只是出自我自己的观感,狭路相逢,应该旗鼓相当,棋逢对手,才有火花,故事里仙道是个深奥(心里有伤痕,社会经验丰富,玩事不恭?故用此词)的大叔形象,流川乃是初生牛犊,桀骜不驯的少年(在拍戏时把故意挑衅的南烈撞断肋骨,这一情节十分可爱),两人各有各的强势。 

狭路中的流川在感情上比较主动,仙道虽然忍不住被吸引,但顾虑和怀疑重重(可以理解,年龄段不同,思考问题的方法也不一样),不时有洋平同学推波助澜,终于,仙流二人达成暂时的共识,决定试交往一阵子,故事自此处结尾。 

看由贵大人的文,会留下一种印象,这位作者意在塑造较独立自我的仙流二人形象,就是虽然我们相爱,但是我们也忠于自我,于是我们可以天长地久(其实我觉得这种态度不太有利于天长地久?)。 

同是由贵的文,也有比较温馨的,如《人间四月芳菲尽》,回忆一下,此文中仙流出场篇幅可怜,也许是文题很美,所以记住了。 








9、水瑟《未命名》,“他一直是别人的”故事一开头就放着这么一句,很有些韵味,几乎可以沾溉全文。 

未名名以仙道视角所些,大篇大篇讲着一个暗恋的故事,少年仙道彰对少年流川枫的朦胧感情,因为是朦胧的,所以一再错过,十年之后,有一天夜里仙道做了一个绮梦,梦中有流川,流川问他“你把我忘了么?”,于是仙道的身体诚实的回答,还没忘,醒觉的仙道明白过来,原来自己心里一直藏着很深的,对于流川的爱和欲望。 

不过不知道为神马,看到作者对这段的描写,虽然说明了流川是微笑的,但在我脑海里,总觉得流川在仙道梦里问话时一定是一副似笑非笑的表情(囧)。 

故事的前三分之一,笔调极具美感,渐渐平庸下来。 

同是水瑟《闲话江湖》,真是个叫人苦恼的坑,就目前的发展来说,流川杯具了,但是作者行文间又很幽默,我一直觉得这是个很喜感的文,流川仙道一概影影绰绰,不过从泽北这个角色身上侧面烘托出的流川形象是很美的,清泉洗剑,剑比丹枫(呀!!花痴死啦>。<),一见难忘,引得泽北数十年后还顾潭呼唤,重复那句又悲伤又喜感的话“奇怪,他的剑明明掉在这里的,怎么我叫了他这么久,他还不应我?”。 

流川你快回来,读者一起呼唤你…… 







10、《1997 仲夏夜 香港之梦》,是在一个乐趣论坛里看到的,但作者是谁,似乎论坛里也没标明,所以俺不知道。 

故事背景有些像香港那种黑帮文艺片(这是个什么形容,原谅我),仙道是红酒推销员,流川是少年古惑仔,偶然的相遇,很温情,很残酷,心里有个漂亮愿望想带流川去海边的仙道,清晨就死于仇杀再没机会去海边的流川,一点小人物的悲情故事。 

但是最后,在仙道看见横死街头的流川时激烈的反应,我觉得铺垫不足,有些夸张。 

这个故事还叫我想起《一九三三,柏林大学,波尔多红葡萄酒和其他》,同样不知道作者是谁,同样是没开始就结束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