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卦一下《灰》

作者: 红桉,收录日期:2013-06-24,2688次阅读

把前段时间记的同人杂记发出来,收到了亲热心的回贴,很开心,忍不住想再发些自己yy的东西。 


发贴前心里有些忐忑,不是什么妙论,只是自己的趣味,希望不会把大家雷到,也希望会遇到同好啦> .<。


艾菲儿《灰》,在仙流论坛看到有亲为这篇故事写的充满感情的挺长的评,晚上回家自己也回顾了一遍,作为著名的一个故事,被奉为经典,不少人对它展开漫长的讨论,无非是被认真真挚的感情吸引,艾菲儿大人的笔在我眼中清秀而高洁,有最初的心动不已,不过始终难以高攀,不是我喜欢读来读去的故事。 


本来不知道能记录点什么,又突然发现一些好玩值得y一下的情节(只是个人的变态趣味)。 


认真讨论一下灰里的设定,情节的转折在于仙道的立场毁掉了流川的政治生命(为光彩照人的仁道主义,为舍友情,也许还有一分同病相怜,放跑了木暮),他使他失职,从指挥官打回飞行员,从上校到上尉,军衔有可能一级一级升回来,但流川同志的政治生涯是就此玩蛋了的。 


议会里的老政客未必时时了解战场的残酷,但他们非常了解政治的残酷,流川倒霉摧,白倒一个大霉,就算他愿意奉上仙道做肉盾炮灰为自己辩护(似乎他是不愿意的),也无法弥补这种失职对他个人政治生涯造成的影响,根本原因在于损失极大,如他自己所说“一发炮弹解决的问题,耗上千万人的性命。”,同志们,这就是传说中的政治错误吧。 


这一事件,至少,在把握他政治生涯的关键人物那里投下不信任的一票,影响可以很深远。 


做为军人,思想要复杂,生活要简单(1)。前一点流川做得不好,他脑袋里说不定有复杂的作战计划,但不一定有应负社会关系的深刻认识。身为统帅,身为飞行员的流川非常帅,非常强,部下敬慕他,但不足够,他的公众形象须要营销,他的舆论风评须要有人帮助推动引导(这和打篮球也要经纪人是一个道理嘛)。 


灰中的流川,很明白是一个不大会做秀的人,他是个战士,也可当统帅,素质高超,脚踏实地,但没法经营自己的政治生活。如果有人为他运筹(仙道蛮有这种才能的,但作者大大不允许),以他漂亮干净的形象和生活态度,大有前途无量的可能,如果无人为他运筹,他漂亮干净的形象和生活态度,又是极大的隐患(欧no,两位同志请不要这么憨)。 


灰中的仙道,也许适合在和平年代与流川共度一生(就是这点温情和文艺青年范儿在最初吸引了流川吧,流川这死心眼的憨娃),但真是没什么姿格在战乱里和流川肩并肩,成伙伴成战友,他缺乏对于残酷环境的觉悟,抱以独善其身的态度,从头到尾老实且放任(没人能独善其身),举例,看到泽北叮嘱流川,仙道心里又恨又气,全现傲娇本质> 。<。 


而流川分明应是将星闪烁,选好人生的伴侣,将是何其大的助力(灰中,仙流二人在生存状态这一项上互补率极低,个人以为还不如泽北和流川,不过不代表支持泽流)。 


所以,你懂的,虽然最后死掉的是仙道,但是流川受的挫折却更多,真诚希望上天赐予他一个拉克丝,美丽又温柔,聪明也细致,有政治头脑,背景不容小觑,以及最可爱的良好的民众基础和公共形象。 


如萨克雷所写,女人把握社交界的大门,拉克丝妹妹让我想到鲍赛昂夫人的,或者是女人里的德玛赛(或者换个真人说,宋美龄),难道,她不是和未来的帝国战士同步率更高么(我已经把seed的剧情忘得差不多了,觉得作者大概就想把拉克丝妹妹塑造成这么个形象),有点想展开对比一下仙道和拉克丝谁更适合灰里的流川,说不定会被板砖拍到死………… 


流川死里逃生时,仙道在心里想,我一定要活下去,活过这场战争,但是他没有,他死了,死之前形象却高大起来,还叫流川看礼花(我勒个囧),不是一点伤感也没有的。 


还有,装了假肢的流川,清醒过来第一件事就是要试试自己还能不能再飞,流川,真是要强的不像话,同在驾驶舱的仙道隔着坐椅拥抱他,他的脸颊轻轻贴了贴仙道的左手,仿佛是无声的表达同意,或深深的眷恋,是刚强的人表达感情的方式吧,这一情节实在温柔,是通篇最令我难忘的(扭头,一碰到流川糟也不想吐只想狗血的人小碎步来回飘)。 


最后,藤真和原著形象蛮贴合,聪明,有领导能力(就是目光敏锐有全局意识,他是队长又是教练嘛),可是心志不够刚毅,决断能力也不够强,其实是个心软而感性的人。 


ps牧为藤真殉情这情节开始时使俺难以理解,不过后来想想,就算牧活下来了,说不定这辈子也玩完了,功勋什么的也不指望了,政治生命也和流川一样倒霉摧了,于是就做个烈士吧,顺便对美人表白,抱抱,亲亲…………大叔你………… 


再ps凡宫彩这对做配角出场的,一般结局都不算坏,是不是作者大人们下意识里比较同情个头矮小的良田,汗……井上先生已经让他这么矮了,同人作者也不忍心待他再加磨折?真的哦,看三井和彩子配对就不常见好下场(仇富人人皆有,奥妙各自不同)。 


反正属于想到点什么就可以加一个的ps得知木暮死讯的仙道……他进行了自残,对于木暮之死一直毫不知情,也可以看作是流川所能表现出的细致和温和吧,独特的沉默,独特的关怀,虽然使我很感动,但……仙道同志他自残了,我勒个囧啊。还有文中那句‘造飞机的仙道,开飞机的流川’,嘻嘻,想起来舒克与贝塔。 


10、11、5夜 


加个标注(1);这句话是《宋家三姐妹》中蒋介石批训的,不知是否真有这句话。